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新老王不装


 

最近朱雨辰的妈妈红了。对于她那种什么“男女分工不同,女的就应该做贤妻良母”、“他每一段感情我都知道,都会干扰”等三观是不认同的。包括她对于朱雨辰生活的过分介入也是不认同的。但是,这就能推导出她不是个好妈妈?有点牵强吧?

 

她会为了儿子“不管儿子走到哪里,都会给他一个温暖的厨房”、“我的同事和我周围的朋友都知道,我是用整个生命去对待我儿子的”、“我现在还能做,我能奉献!我在家里的位置,顶两个菲佣”……这些对自己儿子的深情,现在也变成罪恶了?

 

从方式上,朱雨辰的妈妈有太多值得商榷的地方,但是从动机上来说,有毛病吗?可怜天下父母心,无论他们做了什么,不都是为了爱吗?现在竟然能够因为这些,将朱雨辰39岁还单身的罪过都归咎于此?我倒是想问朱雨辰一句——你都39了,竟然还能被一个人左右你的生活?你脸上那些大坑,是喝奶不消化造成的吧?20年前就该完成母体脱离的工作你到今天也没有完成,竟然还有脸对着镜头说:

 

我每部电视剧、电影我妈都会看。她最怕看我被打的戏,还会上网看一些网友给我的评论,看到不好的帖子就会生气。

 

自从有了微博之后,我妈常常就是坐在电脑前面抄我的微博,每条都抄。老人家在电脑前面经常坐好几个小时,之前我都打算再也不写微博了,结果我妈说不写微博就抄我博客去……

 

最后还有一句“没法过了,我会被你搞死”。

 

母狗喂养小狗的时候也会把他们的屎尿舔干净。你这么大堆的情绪垃圾,估计能忍你的,也就你妈了吧?

 

 

关于妈宝的问题,很多时候都将问题归结为“妈”太强势,却很少说“宝”太懦弱。或者说因为“妈”的强势,于是造成了“宝”的懦弱。

 

这是一个荒谬的逻辑。世界从来就不是如此一元和单细胞。如果朱雨辰压根就不是一个懦弱的人,他妈妈强势的结果只会是母子决裂,而不会如此相爱相杀。今天这样的纠结,必然是两人长期相互磨合,相互妥协,彼此成就的结果。

 

朱雨辰现在会抱怨自己的妈妈送他到中戏,第一天在寝室还会问同寝的人会不会打呼噜。母亲的这种做法当然不对,而且朱雨辰也意识到了不对。那然后呢?估计是没有然后了。如果他当时严正地和母亲交涉这个问题,也就不会有后来这么这么多事儿了。

 

事实上,之所以“妈宝”始终都是巨婴,无法长大,是因为他们从来也没有为自己设置底线和边界,更没有捍卫过自己的底线和边界。

 

当妈妈在询问同寝人会不会打呼噜时,正确的方式是告诉母亲:这事与你无关,住在这里的并不是你。如果你要这样干涉我的生活,那你现在就回去。

 

你不告诉别人你的底线,事后又投诉别人干涉生活,这不是耍流氓吗?

 

 

“妈宝”总能为自己找到很多自己成为巨婴的理由:顶撞母亲是不孝顺;我不听话,她会伤心的;她用自杀威胁我……不一而足。

 

看上去,每一个都那么无懈可击,那么冠冕堂皇。但其实,这就像《邪不压正》里巧红说的:我放小脚,我练枪,我开裁缝店,都是为不报仇找借口。

 

是的,巨婴们的说辞也都是借口,是他们不愿意面对问题和解决问题的借口。所以有人说“懂事、怕麻烦常来自绝望,而且总与孤独相伴。”

 

“矮大紧”老师讲过一个自己的故事:他高中上的是最牛的北京四中,而且是成绩前50名的A1班,这个班的前十名保送清华,后四十名参加高考,比清华录取分数线平均高50多分。

 

高三的“矮大紧”就被保送到浙江大学,他高兴不已,觉得江南山清水秀,美女如云,但是很快被家里识破了。

 

矮大紧不服气,跟家里辩解:我得有自由啊。

 

家里人告诉“矮大紧”:男人只能有一种价值观,想要自由可以,但是不能找家里要学费,或者家里给你学费,但是必须上清华。

 

于是,他上了清华。

 

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:男!人!只!能!有!一!种!价!值!观!

 

你不能要安逸时,把妈妈当菲佣使;想自由时,就说妈妈干涉你的生活。优点揽给自己,缺点赖给星座,遇事甩锅水逆……现在找不到老婆都能怪妈妈管多了?不能熬过断奶的痛苦,现在还怪这奶营养稀。你看白眼狼脸上长青春痘吗?

延伸阅读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H8pdLVLC7cqSMlc-1N19vg

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:新老王不装